paa23[1].jpg (18072 個位元組)功課篇 a F7 student同學功課

試述明代黃冊及魚鱗圖冊之內容及其得失

 明太祖鑒於元末大亂,戶籍散失,為穩定國家財源,故開國不久便編定了黃冊及魚鱗圖冊,以重整戶籍。黃冊以戶為主,能保證賦役的徵收;魚鱗圖冊以田地為主,使國家能掌握戶口和耕地,兩者相輔相成。

 明初,太祖推行「戶帖」制度,這是後來黃冊的藍本。太祖于洪武十三年,採納了戶部尚書范敏的建議,制訂了里甲制與黃冊。《明書賦役志》載云:「洪武十四年,詔天下府、州、縣編賦役黃冊。」黃冊具有「平均徭役」的作用,要著籍黃冊,必須編排里甲,里甲是黃冊的骨幹。

 里甲制是以相鄰接的一百一十戶人家,編為一「里」,各里戶數相同。一里中有里長十戶,其餘百家,分為十甲,每甲十戶,每十戶置一甲首。每年由里長一甲首各一人率領一甲應役。每十年查算各戶丁糧及資產的消長,以丁糧多寡為應役的先後次序。《明書賦役志》載云: 「鰥寡孤獨不任役者,則系于百十萬戶之外,著之圖尾,曰畸零管帶。」凡喪妻、喪夫、孤兒、老人均無須服役,置于百十戶之外,稱「畸零管帶」。「其排年十方一里長消之者,于百十戶內遴丁糧最多者補之。」《明書賦役志》,倘里長一職空缺,則于十戶之內以丁糧最多者補上位置。

 編定里甲制使黃冊得以記載戶籍,而里甲長就能根據黃冊征派賦役。明朝只要控制里長,就能控制整個基社會。因為征調賦稅徭役,是根據黃冊防載的人戶、事產情況,通過里甲制度來完成的。

 黃冊的得名,據《續文獻通考》:「上戶部者,冊面黃紙,故謂之黃冊」,因其封面黃色,因而命名。黃冊侍里甲編定後,便能作戶籍登記。戶籍分為官、民、車、匠四類,登記了各戶的鄉籍,成年及未成年的男丁和女性人數,擁有的田地種類和頃畝數目、資產價值,以及應編的夏秋稅糧數額。冊分四式,一本上于戶部,餘三冊分存布政司、府、縣。

 黃冊配合里甲制,每十戶一甲,甲滿十戶,稱「全圖」,不滿十戶的,稱「半圖」。十甲合里,加上里長十戶,稱「總圖」。黃冊則載列該里丁口稅糧的總額。里甲規定每隔十年必須重新核實編造,將本十年內各戶人口的生死增減,財產買賣和產權的轉移等,一一登錄在冊內,稱為「大造」。

 由于黃冊只記錄了每戶土地的畝數,對于土地的四至界址等情況卻沒有反映出來,故一些狡猾的田主仍可以設法隱瞞田產。《明洪武實錄》載云:「兩浙富民,畏避徭役,往往以田產詭托親鄰田僕,謂之鐵腳詭寄,久之相沿成風,鄉里欺州縣,州縣欺府,奸弊百出,謂之通天詭寄。」田主往往報稱田地親戚或鄰舍,以逃徭役。太祖有見及此,乃命國子生武淳等分行州縣,隨糧定區,區設糧長四人為田畝最度。《明洪武實錄》載云:「圖其田之方圓,次其字號,悉書主名及田之丈尺四至,編類為冊,其法甚備。」糧長量度田畝之方圓,次以字號,記錄田主名稱及田之大小,編為類冊,于洪武二十年編成魚鱗圖冊。

 魚鱗圖冊淵源自南宋時代的經界法,實際上是田地之圖,亦即是土地登記冊。它把田地分區分段,繪畫區內的田形,丈尺田界,紀錄田地種類和肥瘦、買賣情況及田主姓名,再編列字號,訂成一冊。魚鱗圖冊的得名,據《明洪武實錄》載云:「以圖所繪,狀若魚鱗然,故號曰魚鱗圖冊。」由于魚鱗圖冊內繪製的田畝,狀似魚鱗,故命名為「魚鱗圖冊」。

 魚鱗圖冊分為總圖和分圖兩種。分圖是以農村的基層組織,即里甲為單位,每里置一「圖」。把一里同地段內位置相連接,但所有者不同的土地,經丈量呈報後,繪成分圖。每份分圖詳載了地塊的名稱、類別、面積和四至等項,以及管業人的籍貫和姓名。然後再以若干里的分圖匯總為以鄉為單位的總圖。總圖的內容包括該鄉的封界四至,鄉都內的土地類別、數量、編號、業主以及道路、河流、山坑等。縣圖匯總之後,逐級上報到戶部,戶部則匯總各地上報皂土地數量,據此徵收田賦。

 黃冊是以人戶為主,記錄了人丁及財產,便可以了解地權的分配;而魚鱗圖冊則以田土為主,人戶次之,記錄了田地狀況,可以了解土地的形狀、性質、等級及種類。兩者保証官府切實掌握全國的戶口和耕地,保証了賦役的制度。《明史食貨志》載云:「詔天下編黃冊,以戶為主‥‥‥。而魚鱗圖冊以土田為主‥‥‥。魚鱗冊為經,土田之訟質焉。黃冊為緯,賦役之法定焉。」兩者能互保不足,相輔相成,魚鱗圖冊作冊在覆實田畝,而「黃冊」可配以相互校對,考查核實,使人民難以欺瞞。

 由于明初的稅法與役法十分繁榮,人民負擔很大,加以黃冊制度的完善,政府對農民的所有資料都有記錄清楚,故此,人民逃避徭役的機會亦相對地減少。黃冊詳載百姓人口及田產,實為限民名田之意,使兼併之風不易滋長。此外,由于僧道亦須入戶籍,使人民無法借當僧尼名而逃避賦役。且明初有軍冊釐定軍務人員,以便隨時補缺,使國家兵源充足。

 而魚鱗圖冊記錄了土地的形狀、大小、主名、土地之爭訟可憑此作一判斷。而政府可憑此冊以作徵收田賦之依據。此名,以「魚鱗圖冊」為經,「黃冊」為緯,故可憑此二冊定賦役之法,其有買賣田地者,備書其稅糧科則,官為籍記之,於是乎產去稅存。

 明初,實行的黃冊、魚鱗圖冊和里甲度,確立了比較詳備的戶籍和賦役管理制度,比任何朝伐更為周密。此外,對地主富豪隱瞞土地,規避賦役,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使小農經濟恢復和發展,也使明初的賦稅收入迅速增長。據《明史食貨志》的記載:「天下戶一千六十五萬二千八百七十二,凡六千五十四萬五千八百十二」可見這是明代歷朝官方控制的戶口數字最高時期。而且據《天下郡國利病書》載云:「凡百差科,悉由此,出無復前代紛更之擾。」由此可見,黃冊、里甲、魚鱗圖冊等制度,對豪強隱瞞土地,逃避賦役,實起了一定的限制作用,更有效地控制天下的戶口和田地,增加賦稅的收入,穩定了國定的財源。

 然而,由于黃冊每十年編造一次,改訂之權操在州縣胥吏及里、甲長手中。故此,富豪欲逃賦役,便會行賄官長,塗改冊籍。如黃冊,豪強為免服役,往往賄賂官員,隱瞞可口,甚至改變戶等,挪移人戶應役的次序,自己永遠不須服役。又如魚鱗圖冊,官員往往把官田改為民田,因官田重民田輕,熟田改為荒田,甚至重施太祖時期「貼腳詭寄」的方法,將自己的田產寄人名下,或是繫于逃戶之下,使政府無法查究。

 此外,明代的王公貴族,有豁免賦役的特權,故怹們常常合法和非法買賣田地,不加發記,許多奸民為求逃避賦役,將田產寄於貴族名下。而且,一些官員及地方舉人,也依仗權劫勾結官吏,兼併土地,又逃避徭役,故兩冊受到破壞。亦由于控制兩冊的官吏,勾結豪強,或受豪強賄賂,從中利,竄改冊籍資料,以玫人作田地的實際資料與冊籍記載不同,不少原應課稅的土地自動在國家田籍上「流失」。

 黃冊初以厚紙登記,因易保存,但其後貪官比較薄的紙代替以便從中取利,以致紙張為蟲所蛀食,冊頁脫失,故導致黃冊保存不妥致于失實。又官員往往自編一冊──白冊,財政收入因而不入官府,黃冊成為一紙空文。且太祖時派國子學生分行各州縣督視土地丈量,但只量度已升墾之田地,然年久勢異,各府茺地已盡開墾,政府卻仍以舊土地大小丈量定稅,失準確性。又明初為獎勵墾茺,規定永不起科,永樂宣德期間,畿輔八郡盡力墾茺之人民得永免賦稅,因而豪戶猾吏相互舞弊,私自墾田而不報官,或少報新開田地,以致國家減少。

 由于兩冊漏洞甚多,手續過於繁複瑣碎。加上以人民互相監督的措施亦有佚當,兩冊失修‥‥‥如此種種,使兩冊無法繼續施行,發揮其功用。故到了神時改為推行一條鞭法,自此以後,兩冊便被一條鞭法所取代。

   

電郵給華老師
Hosting by Web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