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a23[1].jpg (18072 個位元組)功課篇 a F7 student同學功課

班超之生平事跡與影響(短題目)

班超,扶風平陵人,生於東漢建武十年,自幼胸懷大志,欲效法張騫立功異域。永平十六年,班超投筆從戎,從竇固北伐匈奴大勝而回。因而被任為假司馬,與郭恂及隨從36人出使西域,達成他效命邊疆的心願。(當時背景也可略述)

公元73年,班超領36人到鄯善國,班超等人乃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心,夜襲匈奴使者,令鄯善降漢;再到于闐,迫于闐王殺匈奴使者,向漢稱臣。後至疏勒,罷黜親匈奴的疏勒王,另立新主。至此,西域南路諸國均降附漢廷。漢朝再在西域設立都護及戊己校尉,中國與西域斷絕了超過半世紀的交通,再次恢復。

(可說明取南路之因由)

公元75年,匈奴聯同西域北路親匈奴的國家,攻殺東漢都護,圍困戊已校尉。章帝不願「疲敝中國,以事四夷」,於是取消西域都護,召班超回國。班超回漢時,無法拒絕疏勒、于闐等國的苦苦挽留,於是向朝廷上疏請兵,建議「以夷制夷」,以疏勒為根據地,憑藉南路諸國的力量,抗擊北路親匈奴勢力,使西域南路保持長期暢通。

公元89年,東漢再對匈奴發動大規模的征伐,使匈奴受到致命的打擊,其主力更被趕至喻嶺以西。班超承勢擊退大月氏的入侵並降服北路諸國,使整個西域再次受漢廷控制。公元102年,班超回漢,不久病卒。班超死後,西域政局出現不穩,漢廷派出他的兒子班勇,處理得當,令西域長期歸附,至漢末。

(短題目,班勇可略,但建議加入甘英)

班超自永平16年出使,三十年間,他憑藉個的智慧和毅力,「輕側絕域,不避死亡」,團結西域各國,擺脫匈奴的壓迫。他對西域諸國,恩威並施,兩度重開都護府,使漢廷和西域維持良好關係,完成了空前的偉業。

班超之出使,重振漢室聲威,「於是五十餘國悉納貢內屬。」更令他們仰慕漢朝文化,爭相派遣子弟來中國學習。又西域以外的地方,班超亦曾遣副使與之通好,遂使漢朝聲威遠披四方。和帝時,印度亦曾派遣使臣到中國貢獻方物。

西域復通後,行商倚仗漢使及西域都護之保護,往返貿易,使交通頻繁。且班超之副使甘英雖出使大秦無果,但亦開拓了西域至波斯灣的中亞交通,間接引起羅馬與中國的接觸,如桓帝延熹9年,大秦王曾遣使自海上來中國。

班超開通西域陸路後,(宜用再次打通,張騫已通)中西物質交流更加豐盛,當時輸入中國的有寶石、香料等,而中國輸出的貨品則以絲綢為主,瓷器為次。又漢官民屯田西域各地,攜帶各種文物如竹簡、紙張等,使西域諸國受中國的文化及經濟的薰陶,有相當程度之漢化。

西土高僧相繼來華,如安玄、支曜等均從大月氏、安息等來華,使佛教在中國使佛教在中國遂漸流行。而犍羅藝術的輸入,亦使中國間接觸到希臘、中亞細亞的文化特色,豐富了中國佛像雕刻及廟宇的建築。而西方的音樂和藝術亦相繼流入中國,助長了聲韻學的發展。

總之,班超通西域,政治上遠較張鶱成功,他能有效地控制西域,使漢威廣披四方,又重開西域通道,對貿易、文化交流有極大的意義。

  

Hosting by Web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