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語(Esperanto)簡介

各位曾否聽過Esperanto的名字呢?Esperanto,過去曾有人將它音譯為「愛世不難讀」,其後借用了日本的譯 名稱為「世界語」。顧名思義,世界語就是為全世界各民族溝通而設的語言。但是它的目的不是用來取代或消 滅各民族的語言,而只是作為國際溝通上的一種輔助語言。在過去,曾有不少人嘗試創作一種世界性的語言, 例如曾有人企圖用數目字創作一種語言,但這些嘗試不是脫離實際,就是漏洞多多,誕生未幾即告夭折,而 Esperanto則總算克服了前人的各種弱點,得以生存下來,自它誕生至今已有百多年歷史了(註1)。

Esperanto誕生於公元1887年7月14日,由一位波蘭猶太裔醫生柴門霍夫(L.L. Zamenhof)創作。柴門霍夫是一 位才華眾多的語言家,通曉波蘭語、俄語、希伯來語、德語、法語、英語、拉丁語。他決心要打破語言障礙, 消除民族隔閡,遂精心研究各國語言的特點,結合各國語言的優點,終於創作了Esperanto。其實Esperanto一 詞表明了柴門霍夫的心願。Esperanto本是柴門霍夫的筆名,意為「希望者」("esper"是詞根,意為「希望」 ,"-anto"是詞尾,意為「正在進行某種行為的人」)。柴門霍夫取此筆名,就是表示他希望全人類能泯除偏見 ,團結一致。其後人們便取柴門霍夫的筆名作為他所創作語言的名稱。

那麼世界語有些甚麼特點呢?它的特點就是易學易懂。大文豪托爾斯泰曾說過他學了世界語兩小時便能讀懂用 世界語寫的東西了。世界語改革了歐洲各種語言中不合理、煩瑣和無規律性的部分,它在語音、語法、構詞法 方面都很有規律性、絕少例外。先從語音方面說,世界語共有28 個字母(它沒有英語的Q、W、X和Y,但加上了 幾個附加字母:)。它每一個字母只代表一個音,不像世界各國語言那樣 可能一個字母代表幾個音或者一個音由幾個字母代表。例如世界語字母A只代表[a]([]中為國際音標),不像英 語那樣一忽兒讀[a:](例如car)(註2),一忽兒又讀[a](如apple),或[ei](如bay)、 [?](如appoint)(註3)等。因此只需學懂28個字母的讀音,便能掌握世界語的語音了。

在語法方面,世界語的語法是很有規律的。它的名詞、動詞、形容詞和派生副詞(即從其他詞類轉化而來的副 詞,就像英語的-ly副詞)都有固定的詞尾,它們分別是:名詞-o、形容詞-a、動詞-i、副詞-e,令人一看就知 。例如kant這一詞根有「唱歌」或「歌曲」的意思,加上-i就成了動詞kanti(唱歌);加上-o就成了名詞kanto (歌);加上-a就成了形容詞kanta(歌曲的)。除了詞類,世界語的每一種語法範疇(Grammatical Category)( 註4)都有獨特的詞尾,易學易記。例如名詞複數(Plural)的詞尾是-j,因此"homo"是「人」,"homoj"就是「 人們」了。又如動詞的「時」(Tense),世界語有非常規律性的詞尾,絕不混亂。例如現在時詞尾為-as,過去 時詞尾為-is,將來時詞尾為-os。就以"kanti"(唱歌 )為例,那麼"Mi kantas"就是「我現在唱」;"Mi kantis"就是「我以前唱」;Mi kantos"就是「我將來唱」。這不是很易學會嗎?

在構詞法(Word-Building)方面,世界語也有一套很有規律性的系統。它有一系列使用範圍很廣的前綴(Prefix )和後綴(Suffix),藉以構成無數詞匯。例如-ist這一後綴有「從事某類活動的人」的意思,把它加在" Esperanto"這個詞的詞根後面(再加上名詞詞尾-o)便成了" Esperantisto",意即「世界語者」;把它加在" kant"後面便成了"kantisto",意即「歌唱家」。又如前綴mal-有「相反」的意思,能用來構成很多新詞,如" longa"是「長的」,"mallonga"就成了「短的」;"juna"是「年青的」,"maljuna"就是「年老的」。若拿英 語跟世界語比較,那麼英語就要用"long"、"short"、"young"、"old"四個詞表示「長」、「短」、「幼」、 「老」這四個意思,我們必須記著四個詞,但世界語則只需記著兩個。由此可見,世界語的詞匯是較其他語言 容易學習和記憶的。

接著要講講世界語詞匯的詞源。世界語雖然是一種人工語,但是它的詞匯卻不是完全由它的創作者憑空杜撰出 來的。事實上它有很多詞匯是來自歐洲各國語言,例如"kanti"一詞便來自拉丁語,"biblioteko"(圖書館)則 來自德語。就拿英語來說,世界語有很多詞匯相似,例如" longa"(世)和"long"(英)--「長」;"suno"(世)和 "sun"--「太陽」;"havi"(世)和"have"(英)--「有」;"en"(世)和"in"(英)--「在...內」等。因此具有一定 英語能力的香港人,在學習世界語時相信也不會有太大困難。

說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質疑,雖然世界語的目的是作為一種國際輔助語,但至今距離這目標仍相去甚遠。事實 上,雖然世界上有一批人數眾多的世界語擁護者(註5),發揮著一定的影響力,可是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個有影 響力的國際組織願意採納世界語作為輔助語言(註6)。相比之下,英語則作為一種全球性的「強勢語言」在不 斷擴大地盤,似乎比Esperanto更有機會成為真正的「世界語」。因此,從現實角度考慮,學習英語才是最實 際的,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學習和推廣世界語?

筆者以為,若從現實利益考慮,世界語的確難以與英語匹敵。不過,筆者相信,世界語仍然有它的生存空間。 原因是它的背後代表著一個超越現實利益的「世界大同」的理想,世界各地的世界語者正是懷著這種理想才加 入這個行列的。其次,世界語也的確起著一種國際輔助語的功能(雖然其影響力還很有限)。根據筆者從網上收 集的資料,世界語確曾成為某些人在旅遊時與外國人溝通的工具,甚至曾成為撮合異國通婚的語言媒介(並因 而產生了以世界語作為母語的兒童)。由於世界語相對上易學和文化中立的特點,它較能為一些不懂英語或抗 拒歐美文化(但嚮往世界大同思想)的人士所接受和掌握。根據網上的資料,在1994年於漢城召開的國際世界語 大會(World Esperanto Congress),首次出現亞洲參加者人數超過歐洲參加者人數的情況,這證明了世界語已 真正超出歐洲的範圍,而在全世界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事實上,中國就是其中一個擁有大量世界語者和支持世 界語運動的非西方國家。

最後,筆者以為世界語還有一種學術上的價值,即它可作為一種認識語言形態變化的捷徑。對於大多數中國人 來說,他們所認識的語言只有漢語和英語兩種,而這兩種語言恰好是形態變化不豐富的語言。因此當他們學習 一些形態變化豐富的語言(例如法語、德語、西班牙語)時,往往難以理解為何這些語言有這麼複雜的性、數、 格、時、體、態、式等等變化,往往望而生畏,或者事事以本國語言作為標準批評外國語言。正如很多語言學 家常作的,他們把世界上的眾多語言比喻為一幢大廈內的眾多房間,假如我們在一生中只是永遠住在一個房間 中而沒有嘗試看看其他房間的景致,那麼我們的眼光將會是很短淺的,就像一隻井底之蛙,以為所有房間都只 有一種佈置。只有當我們多看看別的房間,才能擴大視野,認識到原來世界是多元的,才能學會尊重和欣賞其 他文化。可是,學習外國語言又是非常費時間的,而且在初學習時所遇到的困難往往令人望而卻步,半途而廢 。因此簡單易學的世界語正好是一種讓我們擴大視野的便捷而不太費勁的方法(註7),筆者當初正是懷著這種 目的學習世界語。當然,若要精通這一種語言,還得要付出一定努力。不過,假如你只是想試試走出本國語言 的「斗室」,一睹其他房間的丰彩,那麼世界語不失為一種便捷的選擇。


註1:其實除了世界語外,至今還有其他一些人工國際語,但論到影響力,這些人工國際語都不及世界語。

註2:英語詞"car"中字母"a"讀音的正確寫法應像"@"這個符號減去外圍的圓圈(再加上":"表示長元音),由於 這裡無法顯示國際音標,因此用近似的符號"a:"表示。

註3:"appoint"一詞中"a"的國際音標應為一個像倒轉的"e"的符號,這裡無法表示。

註4:在傳統語法中,語法範疇是指很多語言的形態變化的種類。例如,歐洲很多語言的名詞都有性(Gender) 、數(Number)、格(Case)的變化,動詞有人稱(Person)、時(Tense)、體(Aspect)、態(Voice)、式(Mood)的變 化以及各種非限定形式(例如不定式、分詞等),形容詞和派生副詞有級(Degree)的變化。上述的性、數、格、 人稱、時、體、態、式、級等統稱為「語法範疇」。

註5:究竟現時世界上有多少人懂得世界語?這是一個難以準確回答的問題,因為「懂得」本身是一個模糊概 念。不過根據國際世界語協會提供的數字,現時世界上約有數萬至數百萬名世界語者(其中約1000人以世界語 為母語),並且在62個國家設有該協會的分會。

註6:不過,根據國際世界語協會的資料,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在1954年便承認世界語符合該組織的目標和理 想,並在1985年呼籲各會員國和國際組織推廣世界語教育和在國際活動中使用世界語。

註7:世界語的名詞有數(單、複數)和格(主、賓格)的形態變化,其中賓格名詞除了用作動詞賓語外,亦可用 在某些表示活動或方位的動詞或介詞後面,以表達活動方向的意思(此即「方向賓格」),這一點是某些歐洲語 言(例如德語)的名詞格的特別用法。世界語的動詞有時(現在、過去、將來)、式(直陳、祈使、虛擬)、體(進 行、完成、預示)、態(主動、被動)的變化,其中體和態乃通過一組分詞體現。此外,世界語的形容詞和派生 副詞亦可有「比較級」(Comparative Degres)和「最高級」(Superlative Degree)的變化。不過,世界語是通 過使用副詞"pli"和"plej"(相當於英語的"more"和"most")而非詞尾變化表達這兩種級。因此,嚴格地說,「 級」不屬世界語形態變化之一種。